探访特朗普大厦:一座城堡中的另类家族

在美国总统热门竞选人特朗普大胜纽约州初选后,《赫芬顿邮报》记者霍华德·法恩曼特意走访了特朗普2016年竞选大本营——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厦。霍华德·法恩曼认为,特朗普及其家族正在把美国变成一个品牌,名字叫特朗普。

 

这里有成功但没有多元

 

特朗普大厦,对特朗普来说,这栋68层大楼就像一座丰碑矗立在第五大道上。

 

在铺满大理石的大厅里,飘散着淡淡的香味。香味来自特朗普自创的“成功”牌香水,当你嗅香水时,很难抵挡它的“成功”诱惑。

大厅里销售特朗普自创“成功牌”香水。

即便繁忙的竞选让特朗普在福布斯富人榜上的排名下降203位至第324名,但是他的身价依然高达45亿美元。而眼下,特朗普除了富可敌国,未来还可能权倾天下。他在初选阶段接连“攻城略地”,已让共和党震惊和恐惧——特朗普是否真会最终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

 

特朗普大厦是特朗普组织竞选活动的大本营,也是了解他对美国究竟意味着什么的一把钥匙。

 

特朗普曾发誓要把大厦的大厅设计成富有魅力的开放式公共空间。

 

大厅确实整天向来访者开放,但对于不爱花钱的大众来说,它并没显得特别“好客”。公共座位寥寥,便衣却很多,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在执勤的安保人员。据说大厅中原来有一张公共长凳,但后来撤走了。

 

如果你想坐得舒服些,可以去大厅里的特朗普酒吧消费顺便坐一坐。一个调酒师说,特朗普经常在那里接受采访。

 

大厅里只有一家商店,卖的是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特朗普的珠宝和时尚服饰。大厅酒吧里,在一排排威士忌后面贴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海报,酒吧里还挂着一幅特朗普老爸——房地产开发商弗雷德·特朗普的肖像油画。

 

如果想感受多样性文化,不要去特朗普大厦。在特朗普大厦里,你丝毫感受不到纽约作为多元化大都市的存在,而更像一个对特朗普本人做的民意调查:出入这里的大多数都是白人、中年人,部分是私营业主。

 

在酒吧里,就遇到一个“特朗普派”典型。那是一个波士顿的电力供应承包商。他说自己没上过大学但也勤劳致富,那是他喜欢特朗普的原因之一。他特别敬仰特朗普和他所做的一切、所取得的成就。

 

 

将政治与商业完美结合

 

 

特朗普大厦建于1984年,同年,里根在竞选连任中失利、被誉为时代写照的电影《华尔街》热映,影片主人公戈登的经典台词是:贪婪是好事。

 

大厦是里根时代的产物,但是特朗普之于里根的差别,就好比诺克斯堡金库中,金色铝制品之于金条的差别。

 

当时,共和党政客的生力军都是“婴儿潮”一代人,他们被保守派先驱小威廉·F·巴克利和戈德华特所鼓动。这些党内少壮派依照“里根主义”信条重塑了共和党。那时,特朗普还只是一个商界大亨,尚在政界外围嗅探。不过,他已开始结识那些在仕途上正平步青云的政界人物。其中就有他现在的竞选智囊保罗·马纳伏特。

 

马纳伏特是政治运作高手,向他咨询的客户遍布全球。据说,他手里有一张花名册,上面有从沙特到乌克兰的一连串当权者。他还是运作共和党会议的老手。

 

马纳伏特自称与特朗普已相识30年。他在特朗普大厦里长年拥有一套公寓。在特朗普世界里,这是信任和智慧的有力象征。而且这也为特朗普及其团队随时请教提供了方便。

 

但是,特朗普不是一个里根主义者。他自称厌恶政客和政治,但不反政府。相反,在全球贸易、移民和反恐问题上,他比政府还政府。

 

用马纳伏特的说法是,“销售特朗普”与其说是一种理念宣传,还不如说是一种形象打造,尤其在公众面前重塑一个个性十足的特朗普。

 

联邦法律规定,商业筹款与政治筹款必须严格分开。

 

但是,“特朗普主义”和特朗普的竞选之道却将商业与政治完美结合。当然,这也可以说是美国今天政治公共生活的写照。

 

所以,在特朗普大厦的大厅中,你能买到许多奢侈品:衬衫袖扣、领带夹、领带、礼服正装、风衣、高尔夫球帽、高尔夫球杆套、婴儿服,以及一系列教你如何复制“特朗普式”成功的书籍。大厅中还有一些注入竞选元素的创意商品会让你大饱眼福,比如印有“让美国再次伟大”字样的棒球帽、讲述美国是如何失败的竞选书籍、2016滑雪帽、T恤衫、运动衫、海报、钥匙链、腕套和防汗带。

大厅橱窗里陈列着植入特朗普元素的商品,显示商业与政治的碰撞。

 

一座城堡中的另类家族

 

如果把特朗普家族类比《权力的游戏》中的家族,你就会对其得出这样的结论:帅气、独立、无情。他们来自同一座城堡,共同发挥能量。

 

想象一下,现实中的“王”和他的第三任妻子梅拉尼娅、小儿子拜伦住在大厦的最顶层。下面的30个楼层则分给特朗普的亲朋好友和事业伙伴。特朗普集团的主营业务办公室在26楼。两个儿子唐纳德、埃里克和女儿伊万卡在26楼和25楼,他们也参与商业与政治运作,而且频频亮相出镜。竞选总部在5楼,这里是特朗普参加的真人秀节目“飞黄腾达”的拍摄地。一楼和地下楼层则销售一些具有商业和政治价值的商品。

 

在美国政治历史中,几乎没有一个家族和特朗普家族相似。

 

许多家族在积累巨额财富后开始经营政治,但是,在谋求当总统前,一般会像学徒一样先在政府部门或竞选办公室待一段时间。比如肯尼迪家族和布什家族。

 

另一些家族则依靠几代人的努力最后成为国家政治的代名词。比如加州的布朗家族、纽约的罗斯福家族和伊利诺伊州的史蒂文森家族。

 

即使是一些商界人物也是在将近晚年的时候才问鼎总统宝座。著名人物有1940年代表共和党竞选的候选人温德尔‧威尔基、1992年的独立候选人罗斯·佩罗。

 

其他一些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名流也是在完成自我转型后踏足政界的。比如前总统里根曾经是一个电影演员,后来积极投身劳工运动,从而荣任加州州长。在1980年成功入主白宫前,他在1968年和1976年曾先后两次竞争共和党候选人提名,但都以失败告终。

 

特朗普和他的家族却很另类:财富、权力与名望持续增长,协力运作,且集于一地。

 

 

竞选办公室凌乱萧条

 

 

特朗普集团办公室的墙上挂满了许多彩色照片,这些照片显示了特朗普遍布美国和全世界的显赫资产。此外,办公室里还放着不少摩天大楼、度假村和高尔夫球场的模型。

 

相比之下,特朗普的竞选总部却显得空空荡荡、凌乱不堪。

 

即便在他大胜纽约州预选后,这座有着高高的天花板和混凝土墙的竞选办公室里也是一片“萧条”迹象:职员不超过20人,办公桌横七竖八,唯有的一台电视机,频道调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竞选总部唯一一台电视,频道正调在CNN上。

墙上则贴满了颇具特朗普风格的奇特手绘图画,画面各异,有“梦想家”特朗普肖像、美国之鹰飞翔在特朗普头顶、里根与约翰·韦恩“合体”成特朗普。

竞选总部办公室显得有点凌乱,墙上贴满各色创意宣传画。

特朗普不需要也不认为自己需要一种传统政治意义上的竞选操作。确实,将竞选团队打造成更易于辨识的品牌反而与特朗普自身的率性格格不入。

 

如果特朗普真有所谓竞选操作的话,那么,也就是他坐着私家飞机飞遍全国与公众交流,或是他在机舱里和首席助手们交谈。

 

在特朗普的竞选办公室里还有一件有意思的工艺品,那是一座精巧的白宫模型。只是,它现在还不属于特朗普。

 

来源地址:/a/537460.html



今日推荐

Contact ME